Zoria

【锤基】Most Wanted/最高通缉 03 (NC-17,赛车AU)

本章有肉,完整内容请戳随缘链接 or AO3链接


【叁】


酒吧的嘈杂并不适合认真谈事情。陆离的变色彩灯在Thor饱含着怒意和沮丧的英俊面容变幻着不同的色彩,看起来有些喜感。可是无论是Thor本人,还是他的朋友们,谁也笑不出来。

Sif要了两大杯威士忌,推给Thor一杯。“你是怎么回事?就为了一只狐狸?”她翻了个白眼。

“对,就为了一只蠢狐狸。”Thor用手背蹭过上唇短短的髭须,抹去啤酒细密的泡沫,固执地重申了一遍:“我就是……我不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它在那儿还碾过去。哪怕它是一只有害的动物。很傻,嗯?”他越过Sif穿着紧身的腰腹曲线,询问性地看向其他的朋友们,果不其然,三个脑袋...

【锤基】HE IS MY SIN/原罪 02 (ABO,NC-17,黑帮AU)

【贰】

对着长长的走廊两端尽头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一番,Thor惮于Loki的洁癖,还是选择先回自己那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顺便把下巴剃得光溜溜的,才穿过长廊敲开了门。

一进房间他就在心里“哇喔”怪叫一声。这味道……老实说,这味儿虽然糊了一脸让他感觉连嗓子眼儿都腻住了,可是实在太好闻了。Loki的信息素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有了一点点的改变,大致还是和他刚刚分化时候是差不多的,却因为体验过性事,而少了涩味,取而代之的是甘甜。还有着某个Alpha淡淡的痕迹。因为不曾被标记,几乎无法被外人察觉,但是Thor知道,那肉桂的温暖、橄榄木的沉稳和雪松的冷冽正是自己的信息素。

他寻遍了整个睡房,除了正在收...

【锤基】Most Wanted/最高通缉 02 (NC-17,赛车AU)

【贰】

开在路边的售票亭逼仄窄小,四面的窗子没日没夜地阻挡着车流卷起的扬尘,脏的像有一层反射镀膜玻璃那样一眼看不到里面。红白相间的霓虹灯还有着80年代布鲁克林快餐店的风格,几个坏了的灯泡在灯牌上忽明忽暗,走得近了才发现它们并没有熄灭,而是倔强地在破败中发出萤火虫般微弱的光。

同样是放着那些人人都看过的经典黑白电影或是爱情喜剧,基斯科山汽车电影院到每个月第二个周六的晚上都变得格外人声鼎沸。可能是因为BBQ派对一个月只有这一次,十美元的门票买不了上当。当然,也可能是高赌注高奖金的地下车赛始终都在刺激着人们贲张的血液和上升的肾上腺素。百万赛车不见得就能开上270迈,相反,不起眼的破车却说不定能飙...

【锤基】Most Wanted/最高通缉 01 (NC-17,赛车AU)

【壹】

基斯科山,纽约州。

这只不过是最稀松平常的一个傍晚,初秋的斜阳已经没有了高温带来的蒸腾和焦躁,那一丝暖意也只不过是为这拂面的习习晚风减少一些清凉。不至于让那些来不及翻出换季衣服的人迅速患上感冒。

男人不怎么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用手指梳了两把齐肩的金发,松松地扎了起来垂在脑后。他摸出枕边的手机,按亮了屏幕瞄了一眼时间——顺便,有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三条信息。

“怎么不接电话?我到了。”

“开门,我在楼下。”

“Thor Odinson,你的呼噜声在楼下就能听到了。BTW,Hogun也到了。”

这通通都是来自他的好友Fandral。最后一条信息也是一小时之前了。他又看了看未...

【锤基】HE IS MY SIN/原罪(ABO,黑帮AU,NC-17)01

我不管我不管!复联3什么的当做没发生。靠AU自救。


HE IS MY SIN/原罪


In the meadow of sinful thoughts,every flower's a perfect world.*


【壹】

Baldr死了。死在婚礼前夕。

两个月前,他的孪生弟弟Hodur被突如其来的恶疾缠身一年多以后在一个阳光如同流淌着的黄金那样美好的早晨不甘心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为其恸哭,为其哀悼,为其扶棺,为与Hodur有婚约的Omega妥善安排了去处。

可现在Baldr也死了。叫人深感意外。

不同于Hodur的阴郁羸弱,Baldr看上去身体健壮、声...

© Zoria | Powered by LOFTER